一只狗

【蜡笔小新】红玫瑰与白玫瑰

空明box:

每个男人的生命中都会有这么两个女人,一个是床前明月光,一个是心头朱砂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设定:20年后


cp:野原新之助x酢乙女爱


属性:open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她在天真烂漫的幼稚园时期遇见他,那时候粗眉毛的马铃薯脑袋还只有五岁,脸上时常洋溢着贱兮兮的笑容,非常不可爱,一点也不讨喜。小小少女们的心里都有了势力的划算,认定这种男生不会有出息,没有人在心底暗恋他,然而偏偏只有最为出众的她着了魔受了蛊,坚定不移的爱上他,从此万劫不复,堕入无尽深渊。


她从纯洁无暇的幼稚儿童一直爱他到成长为光华四射的美貌女性,他从流气十足的轻浮儿童蜕变为眉目俊朗的英挺青年。


二十年来,她对他的爱情从未减退一成不变,热烈如盛夏的烟火,璀璨不败。


二十年来,他也未曾变过。


即使她褪去童稚的婴儿肥,即使她如同拔节的青竹般明朗了身形——二十年来,他从未爱过她。


野原新之助,二十五岁。


酢乙女爱,二十五岁。


&


「新之助!」远远的传来少女清脆婉转的甜蜜招呼,野原新之助微微皱了皱浓眉,稍稍停住了步伐。廿年辗转,他如破茧成蝶般成长为俊朗帅气的青年,一扫儿时的圆头圆脑,依稀只能从那挺拔如墨画的浓眉中看出幼年的模样。


「新之助!」少女远远的冲着他扑了过来,明艳的眼角眉梢溢满柔情蜜意,精致优美的唇角绽开一朵笑意,紧紧揽住了他的胳膊,「你跑到哪里?我到处找你啊!」


野原新之助只是微微的显露出半点笑容,没有做出任何回复。


没有得到回复的酢乙女爱并不置气,只是随口又转向别的话题,嘟嘟囔囔不过还是我爱你爱你好爱你。野原新之助仿佛从未认识过她一样仔细打量她的脸貌,二十年来她在他身边,眼见着她清澈明亮的眼瞳蔓延出微挑的眼梢,圆润可爱的脸颊清减出清秀的轮廓。他比她高一个头,从高处的角度看去,发觉酢乙女爱的睫毛长且密,轻轻扑闪着,宛如不安的白蝴蝶,小翅膀在她脸颊上投下两片小小的扇形阴影。


真的是非常漂亮的女孩子,幼年时就惹得整个幼稚园为她疯狂,然而她被人众星捧月也不动不摇,千万人中偏偏择中他这一个。


这一择,就是二十年。


野原新之助看着少女明媚活泼的容颜,不自觉的轻叹了一口气。


「小爱,你爱我什么?」


酢乙女爱冷不丁被他一问,不禁愣了一愣,旋即又绽开明丽的笑颜,眼角弯成月牙:「我很久以前就爱上你,爱你特立独行,爱你不拘一格,爱你全部全部。」


她对答如流,他却怅然若失。


「那是你小时候看见的,现在这么多年,早就变了,不作数的。」


特立独行,不拘一格。


这么多年来,他真的还是当年率性妄为的小小男孩吗?


她爱上他的时候,他还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臭小子,敢于和所有路过的美女搭讪,见到喜欢的人会脸红心跳。


他变了吗?


这些年来,他身旁的女友更换如同走马灯, 调情的本领不减反增,比起童年时期的幼稚把戏,现在的他更谙于此道。


他的心脏,也一直在为那个人跳动。


大原娜娜子。


他爱她,从五岁到二十五岁。


这才是一见误终身,冤冤相报何时了。他嘲笑酢乙女爱不懂爱情,讥讽时过境迁人世变换,然而他自己,不过也只是这漫漫红尘中不得解的凡夫俗子。


一念至此,他侧过脸,低声询问酢乙女爱。


「今天娜娜子姐姐全家要出国了,你同我一起去送她吗?」


酢乙女爱自是满口答应。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习惯于叫她娜娜子姐姐,正如他游戏情场,却从不轻薄酢乙女爱半句。


娜娜子和小爱,这是他生命中盛放的白玫瑰与红玫瑰,娜娜子是他不可亵渎的床前明月光,是笼罩在梦中轻纱般的温柔,小爱是他心头上瑰艳的一点朱砂痣,千帆过尽后等待在彼岸的娇艳明烈。


红玫瑰与白玫瑰对他而言都是特殊的女孩子,正因为不可骤得,所以格外珍而重之。


想到这里,他的眉宇松缓开来,伸手拦了一辆计程车。身畔伊人揽着他的胳膊,将头颅靠在他的肩膀,笑容非常满足,神态明媚动人。


&


一路堵车,小爱一反常态没有再吵吵闹闹,只是含着笑靠着他,偶尔突然抬头看他一眼,欲言又止,野原新之助发觉她今天的眼睛格外的明亮,像是东京不多见的星星。


「你今天怎么了?」他这样问她。


酢乙女爱抿着笑摇摇头:「等我们回来再告诉你。」



到了机场,离登机时间还剩五分钟,野原新之助这才发急,站在人潮熙攘的候机室茫然四望,望来望去望不见他魂牵梦萦的梦中情人。


「这里这里!」小爱不知何时松开了他的手,站在不远处向他大声喊着,真奇怪,今天刚见到她的时候她这样喊着他,现在她到又在喊他了。


野原新之助下意识的抬起眼向她的方望去,不其然看见一抹窈窕的倩影,他直接略过青春年少的酢乙女爱,一步一步,直直走向那个人。


他在她面前站定了,一语不发,酢乙女爱识相的吐吐舌头,大方优雅的说:「我在门口等你,你们好好道别吧。」有外人在的时候,她反倒依旧能保持着大家小姐极有教养的姿态。


酢乙女爱亭亭的走远了,娜娜子这才含着笑开了口:「小新,好久不见了,多谢你来送我。」


野原新之助细细凝望着少年心爱女子的模样,发觉她的美貌已被岁月蒙尘,眼角刻画下细微的纹路,岁月平添她一份时光沉淀的优雅,却夺取她的青春活力。


「是的,娜娜子……姐姐。」他顿了一下,还是开了口。


「你和小爱是不是正在交往?」她轻笑着打趣他,宛如长辈的形象,「她是个好女孩,你要好好对待人家。」


并不是这样!我爱的人是你,我一直爱着你,你为什么要用这样的口气叮嘱我?


用这样……长辈的语气,就好像,我们再也不可能了一样。


他的千言万语哽在喉头,冲动的拉住娜娜子的玉手,十指芊芊却已泛起粗糙的皮质——


「娜娜子。」开口的不是野原新之助,娜娜子的丈夫牵着他们十岁的儿子走向他们,「我已经把手续都办好了,准备登机吧。」忽然间发觉到了他的存在,于是中年男人笑着和他打招呼,「是小新吗?多谢你这么多年这么照顾娜娜子了。」


野原新之助瞬间像被人掐住了喉咙,什么话也说不出了,只是默默把娜娜子的手递给了那个娜娜子一生中真正良人。


「娜娜子姐姐从今往后交给你,请你一定要好好对待她。」


男人含笑答应,牵着妻子孩子离开了,一家三口的幸福典例。


野原新之助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心口猛地一酸,到底还是没流下泪来。


&


彻底失恋的青年出了机场大门,只觉头脑昏昏沉沉如堕云里雾里,眼前一片酸楚的模糊,他深深吸一口气,整个胸腔溢满世间伤心人的悲叹。


悲伤怀秋的时间从来只嫌不够,野原新之助的面前猛然冲出一大束娇艳欲滴的鲜红玫瑰,火焰般的夭夭灼灼,打断他满腔酸辛悲楚。


玫瑰花束后是少女明艳不可方物的容颜,她脸颊娇嫩更胜花朵,神情甜蜜万分,嘴角的笑容荡漾着无尽憧憬。


鲜花美人,两相衬映。


就那么,措不及防的刺痛了他的眼睛。


「新之助,我喜欢你!」


向来外向奔放的酢乙女爱此刻却难得显露出了少女的羞涩,欲语还休之间流转万种风情。


「这是我对你的第一千次告白,请你和我交往吧!」


野原新之助反而触景伤情,顿时极不耐烦的把花束摔在地上,眉目之间一派云锁雾寮,恼恨她不解人心,偏偏在这个时刻来扰他心神。


等他再抬起头看她时,却讶然发现她的美目莹然,饱满的泪珠顺着光洁的脸颊悄然而下,顷刻已经是泪流满面。


真是不由得大吃一惊。


在记忆里,这豪门大小姐总像是一只打不死的小强,生命活力无穷无尽,他对她微微一笑她便像是得到世间奇珍,他心烦气恼对她冷眼相向她也不急不躁,笑意嫣然的双手托腮,凝视着他说着『这样的小新也很帅啊』。


……为什么你哭了?


「你明明答应过!」酢乙女爱满腔酸楚,泪盈睫框,失却一贯的优雅气度,「你不是答应过我,等我向你告白第一千次,你就和我在一起吗?」


野原新之助一愣。




眼前碎樱纷飞,光影迷离,时光书页翻飞回到十五岁年纪,那也是个春日迷蒙的美丽午后,和煦温柔的阳光给少年少女镀上清凉金边,他们躺在草地上伸展四肢,春困之中骨骼拔节声响几可欲闻。


酢乙女爱突然翻身托着香腮,笑盈盈地看着他:『喂,小新,和我在一起吧。』


十五岁的野原新之助方才获悉娜娜子姐姐已经和旁人开始谈婚论嫁,满心碎裂千片万片。在这空气仿佛都沾染着蔷薇花香的时分,他对着粉颊明眸的小少女突然有了难以言说的怦然心动,和对娜娜子并不一样的感觉,和大原娜娜子在一起,是激动兴奋,一颗头脑都在发晕,而和酢乙女爱在一起,却闲适自然,什么话不说,相伴也有真正的快乐。


他随口应答:『好啊。』


『等你向我告白一千次的时候,那时候你还喜欢我,我们就在一起吧。』


酢乙女爱兴奋的双颊生晕,神情欢喜,她兴高采烈却又羞涩万分,站起身大步跑去,水手服的蓝边高高飞扬,浩瀚碧空白云朵朵,伴随着特有的花朵芳香,她如穿花蝴蝶,袅袅的远去了。那一幕色彩鲜明,深深印刻在他的脑海深处。


那个时候他们的年纪都还小,难以解释突然间的一见钟情,野原新之助只把这个理解为春日绵绵,心绪万千的错觉。所以他的轻易许诺,不过是赌酢乙女家的大小姐,并无这个天长地久的耐心。


待他合上记忆的书页重归现实后,发觉对面的女孩子已经泪流满面。


酢乙女爱不掩饰泪水,甚至于不去擦拭,她高高的昂着头,神色浩然肃穆,瞳光清澈明晰。


「……事到如今,我才明白。」


她从小爱他恋他,旁人怎样风言冷语都不能动摇她坚定决心分毫,小小少女发誓要变得更加完美,嫁给野原新之助是她唯一的人生目标,野原新之助就是长成泼皮无赖她还是爱他,有的时候自己也会想,为什么我这么爱他?然后又甜蜜蜜的自问自答,一定是我上辈子欠过他,这辈子才会这么不屈不挠死心塌地。


「一个人不肯爱你的时候,你就是再好,再卑微,他也不会爱你的。」


酢乙女爱精致的唇角绽放一抹冷笑,一朵小小的泪花开在她的眼角。


「什么也不要说了,从小我恋你爱你,你的眼光却不为我停留。我满腔热情,你却只当我是头脑发热。你对我的爱情弃若敝履,可我还是好喜欢你。」


「野原新之助,我放过你了。」


语罢,她的嘴角绽放一朵凄清的笑意,微微浅浅,仿佛是四月晚春最后一朵桃花,明艳不可方物。


她最后深深望了他一眼,毫不犹豫,转身离去。


一直以来,都是他快步离开,她在原地翘首以待,这是野原新之助第一次看见她的背影,惊觉原来她也是那么瘦弱的女孩子,高跟鞋敲击地砖声响廓廓,是她唯一有棱角的武器。


野原新之助怔怔的望着她的背影,心底慢慢泛起涟漪。


爱过她吗?


野原新之助微微笑起来。


说不定是爱的,可是却没有什么特别强烈的爱意在胸口涌动,或许是因为这是一种潜移默化的日久生情,他对她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幼年时骄纵任性的大小姐,所以即使她后来美的艳光四射,他也难以从根深蒂固的第一印象中抽身。


不要紧的。


他唇瓣浮起的笑意加深,俊朗挺秀的眉宇间不意笼罩上浅浅的阴霾。


有什么要紧?酢乙女爱对他是无关紧要的人,就算有些爱情成分在里头也是浅薄,他有多爱她?


他能有多爱她?


野原新之助反复默念,如同催眠,又像是提醒自己。


他深呼吸一口气,一日之内他失去两朵玫瑰花,都是珍而重之的宝物,如今白玫瑰远走天涯,红玫瑰零落成泥。


都不是他的了。


他的大男子主义正在作祟,拒绝承认自己为了一个从小就轻视的女人神魂颠倒,他野原新之助不是这样的人,他游戏情场游刃有余,只有女人拜倒在他牛仔裤之下的道理,如今酢乙女爱终于看破红尘对他死心绝望,他反而觉得有点失落。


左胸腔……微微的有那么一点失落。


&


一连三个星期,没有酢乙女爱的任何消息,她不给他任何一个call,简讯也没有半条,MSN的头像一直灰蒙蒙。


而以前,她总会笑着、闹着主动来寻他,语气甜甜蜜蜜,透过冰冷的荧光屏也感受的到她的欢喜。


或许她真的想通了,大好的年华,不应该浪费在毫无希望的空等上,这是一件好事,酢乙女爱是个好姑娘,不该白白辜负她的似水流年。


野原新之助驾车出了门,路过电影院的时候随意一瞥,突然间发现街旁身姿窈窕的美少女正背对着他站着,仰起头凝视着巨幅海报。


「娜娜子姐姐……」他忍不住喃喃自语道。


那简直就是年轻时代的大原娜娜子,身姿纤浓合度,职业套装穿在她身上也别有一番韵味,栗色长发在微风中轻轻摇曳,飘摇出他童年时代难忘的美好回忆。


他看着那个身影,眼眶一片温热。


那时候他还小,单纯的恋慕着他的娜娜子姐姐,她在他心里是女神级别的存在,不可玷污不可亵渎,他从来没想过长大和娜娜子结成神仙美眷,只求能够永远守护好他心底这一块纯洁。


后来娜娜子身披白无垢走入婚姻的殿堂,他心底有酸楚有难过却不嫉妒,只是缅怀自己那段逝去永不追的过往。


现如今看见这么一个少女,他没有吹口哨搭讪的冲动,反而胸口满满充溢着幼时记忆的温暖可亲。


那个少女因为长时间仰颈而感到酸痛,所以轻轻摇动了一下纤长秀美如白天鹅的颈子,他看着了少女的侧脸,霎时间呼吸一滞。


那个侧脸他也认识,因为记忆深刻,以至于绝对不会模糊。


酢乙女爱!


他熄了火,透过车窗注视着这个爱了他二十年的女人。


三个星期不见,她没有暴瘦也没有憔悴,甚至还改变了不少,仿佛大有一番要洗心革面重迎新生的架势,换掉俏皮牛仔短裙改穿稳重职业A字裙,漆黑如乌木的长发漂染成温和的栗色。


像是一个人……


她怔怔的凝视着宣传海报,表情木然,却没有什么过激的情绪流露。


他抬眼一扫——泰坦尼克?


这部电影在他幼时引入了日本,席卷起了一场爱情海啸,这他看过两次,陪着娜娜子小爱都看过,和娜娜子看的时候他年纪太小,满心都是能和娜娜子姐姐一起看电影的快乐,根本不懂得电影的深意。十岁的时候他陪着酢乙女爱一起再看,在小少女满脸泪痕时勇敢的借出了自己的肩膀,对电影没有过深的感触,毕竟银幕上演绎的是别人的事情,而他那时候还不懂得什么是爱情。


十五年了,这部电影再次卷土重来,打着3D的旗号博人眼球,野原新之助轻佻的笑了,看着酢乙女爱满怀伤心回忆过往。


他扫了一眼海报,没有什么繁杂的简绍,或许这部电影就是为了让无数中年男女重温青涩年华难追旧梦。


宣传词只有一句。


『十五年了,当年陪你看泰坦尼克的人,如今在哪里?』


他自己都觉得好笑,然而仿佛身体不受控制,车窗缓缓摇下,暮春时节,他的笑容浓烈如光。


「好久不见,小爱,我可有荣幸请你看部电影?」


他没想过她会拒绝。


酢乙女爱笑容精致得体,却仿佛隔着一层冰凉的玻璃。


「不了。」她轻声说,却坚定非常。


她像一个人……


酢乙女爱歉意的微微一笑,转身姿态优雅大方,上了路旁泊着的一辆兰博基尼。三周不见,她的品位大改,连之前那辆火红的法拉利都给换掉了。


她像谁?


野原新之助靠着方向盘,五月底已经是春暖花开,夏荷爆青的时节,他却感觉遍体生寒。


不是像一个人……


她根本是在模仿大原娜娜子!


为什么?


他认识酢乙女爱二十年之久,这个大小姐从小娇生惯养养尊处优,风格特立独行,最讨厌和人相仿,从来只有别人模仿她的份。一起在东大读书的时候她被奉为校花,一众书呆子都在暗地里比较跟风她的穿着打扮,但是真正能穿出她气质的人却凤毛麟角。


那时候她多骄傲,就像是开在高岭上带刺的红玫瑰,举手投足散发自信光芒,却不是像现在这样。


……像现在这样,卑微而不堪地,去模仿另一个女人。


而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他深深埋下头,感到有温热的液体滑过脸庞。


野原新之助,你何德何能?


他想,大抵自己明白了。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爱而不得的事物,人心不足,奢求从来太多。越是得不到就越是美好,紧握在手心中的却弃若敝履,他今生何德何能有这么一个女人深爱他,为了他甘愿抛弃自尊去扮演另一个女人,她是他心中娇艳热烈的红玫瑰,却企图去扮演那朵轻纱月色中,清冷高洁的白玫瑰。


别这样,别这样,小爱!


他踩一脚油门,风从耳畔呼呼刮过,他要追上去,前方遥遥远去的不止是他的天真岁月,还有他今生今世珍爱的人。


你是我心中最独一无二的花朵,红玫瑰泠泠绽放缥媚笑意,我应该将你悉心照料小心保存,而不是看着你去模仿别人,失掉你的风骨,践踏你的自尊。


追上去,追上去啊。


追不回那些懵懂青涩的岁月,也该追上那个一直伴与左右的酢乙女爱。


他以前不懂得的,现在都懂得了,过往他将她视作心底的天真柔软,不敢轻易触碰,可是现在他明白了,酢乙女爱不仅是他难以泯灭的记忆,还是他想要捧在手心里,携手人生的那个人。


白玫瑰是床前明月光,红玫瑰是心头一点朱砂痣。


这一次,轮到他来告白了,第一千零一次的告白,不仅稀世罕见,即将接受它的这个女人,也是他生命中的最明媚,要用一生一世细心供养,呵护温存。


他紧握方向盘,目光坚定万分,远远的,已经看见了兰博基尼的车影。



《END》


我还真是对那种痴心一片的小少女毫无抵抗力


应该没人看 存个档


评论

热度(39)

  1. 一只狗空明box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