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狗

水仙家的二三事

66666

Emo苏:

这是一个不负责任无脑段子,人物自然ooc不成样子,反正是拿过来傻乐,就当无聊拿来看看。


原本设定是一个水仙世界,满足AA厨对AA自攻自受水仙花的渴望,但是因为工程太大一拖再拖所以为了防止自己忘了先写一个不负责任的段子出来傻一下。因为不负责任所以我那么爱大锤(其实我是锤厨)我一不小心把水仙忘了半截把大锤丢进美人堆里了。


设定人物:


Claire saunders 大姐 来自玩偶特工苦逼医生


Audrey 二姐 来着神盾局119寇森苦逼女朋友大提琴手很苏对不对,贤妻良母人妻好女友


Root 三姐 我不想介绍这位史诗级神经病


Amy 四姐  真人坑我是拒绝的,但是没有AA咋自攻自受


Tracy 五姐  wh13里myka妹妹,见证姐姐姐夫旷世虐恋(p啦就客串一集当逗逼而已bering家逗逼属性)


Turing 六姐 poi123其实和根总重叠但是如果要加一个写我还是私心傻白甜拒绝妖孽头牌wiskey(是不是这样拼的)


Alisa 七姐 双面间谍没补但是美艳狠辣小特工完全很萌有没有


fred小蓝双胞胎 夜行天使虐了一堆人的俩个小家伙


其余出场待定,这只是一个小段子。(我天生写不好段子不准吐槽)


——————————新年好——————————


当Amy躲在房里拼命摁着一条十五字的推时,她听见楼下一声巨响,然后她的房间被突然撞开,一个细弱的影子钻了进来,她们家最小的妹妹以光速冲上床抱住四姐姐,然后把小腿塞进被子里,用着小颤音装着可怜:“Amy?!Root又要揍人了……你得制止她!”


制止她?Amy无奈翻个白眼,试图安抚她们家最小最神经质的妹妹:“不,Fred,Root不会揍你的,此外,你还穿着鞋子呢!”


她的小妹妹抬头可怜巴巴看着她,冒出下一句话来:“她要揍的,是Illyria!”


Amy脸色猛然一变,掀起被子冲下床慌忙道:“通知Audrey!天哪,Illyria会炸了我们家的!”


她房门又冲过来一个人,一身黑色紧身衣黑发秀丽的女人手里举着一把机关枪笑得没心没肺:“我亲爱的Amy,三姐和小蓝已经打完了,但是为了人身安全我劝你们俩最好不要出去。”


Amy抬头看着她家老七,眨眨无辜的眼默默缩回被窝,Fred迅速钻到她怀里,俩个人保持乖宝宝的动作动也不动表示顺从。武力统治小白羊的Alisa给了一个这样才乖的眼神准备转身走,楼下再次轰隆一声,震得床上俩个人直接小脸煞白,Alisa扶着门框往楼下看:“holy shit!Tracy怀着孕呢!”她举着枪麻利往下跑,床上呆住的俩个人面面相觑脑子里一团浆糊。


Alisa撞进Tracy卧室的时候就看见她可怜的小孕妇姐姐可怜巴巴坐在床上,而一边站着的就是她凶神恶煞但是看上去绝对温柔可人的三姐Root。


Root似乎有些意外,她左手上的电击器还在闪着电花,漂亮的眼睛看了一眼Alisa手上的机关枪:“噫……你要学小蓝造反吗?”


Alisa脸上崩坏一个表情,迅速放下机关枪摇摇头,吭哧一下问:“Illyria在哪?”


Root指指另一边床边,她可怜的五姐落了一个非常同情的视线过去,一团蓝色的东西安静蜷缩在她腿边……oh,shit!


Alisa扭扭脸:“我之前打赌她不可能惹火你的。”然后她过去抱起她的小妹妹穿过已经被不知道什么力量轰出大洞的隔墙,把Illyria送回她和Fred的卧室——她们俩和Tracy隔墙而住。


Tracy抓起桌子上还完好无损的杯子狠狠灌了一杯水后抖了抖冷静下来,看了一眼旁边摁着电击器玩的Root:“你确定你要一直站在这?还有二十分钟Audrey的演出就要结束了,而且Claire需要人接机……”


而且,


房间外面传来一身不大不小的娇呼,然后高跟鞋急促敲击地面,盘发漂亮的心理医生拖着箱子跑到Tracy屋子门口,吓得不轻的小眼神水汪汪盯着屋子里的俩个人:“发生了什么事?天哪!”


“而且Caroline有轻微强迫症,她今天也刚刚出差回来……她会抓狂!”Tracy补充完,看着Turing捂着胸口六神无主。


她没心没肺数第一的姐姐之一——Root丢下手里电击器踩着风骚的步子走出房间站在楼梯口喊了一句:“Amy,Fred,下楼了!”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俩个穿的衣衫不整的妹妹一前一后冲下楼,Root看了一眼大眼拼命瞟Illyria房间的Fred,又看了看小白兔一样无害的Amy,摊摊手:“OK,二十分钟Audrey演出结束,半个小时后伟大的Saunders医生下机,十分钟前你们最小也最神经病的妹妹刚刚炸了家里俩次,所以……你们不会希望Saunders医生和Audrey回来第一件事就是被老六同款强迫症逼得要离家出走吧……Caroline,回来!你不能去办公室过夜!”


已经默默走到门口的蓝色长裙心理医生看上去焦躁不安,只好又拖着行李箱回来站着,脸上是大写的强装冷静。


“Tracy~你可以帮我们泡杯茶吗?”Root笑眯眯要求道,在床上磨磨唧唧的孕妇一脸震惊:“茶!?”难道她差点成为她妹妹手下亡魂后不仅不能休息还要站在一片混乱的家具碎片里克服遗传的强迫症为她们泡茶?


“Alisa把你所有的枪支武器全部藏起来……把我电击器留下来,还有用呢!”Root又对着刚刚出Illyria和Fred卧室的Alisa说到,“还有更多,麻烦不要让我看见小蓝,至少今天一天不想看见她张牙舞爪,好吗?”


Alisa看见她温柔的笑意脸上再一次崩坏一个表情,她迅速解下腿上绑住的大大小小军用小刀和手枪,带着它们往楼上飞奔,她再也不能假装冷静的和这个能微笑着差点打死亲妹妹的人在一起了……


“Amy,你带着Fred和Caroline把家里好好收拾一下,我现在去接Audrey然后带着她去接Claire,”Root顺手摸走桌上一颗苹果,“你们要防止这一只强迫症晕过去。”她临走给了做了心理医生但是克服不了自己强迫症的妹妹一个不算嘲讽的脸。


她们能做什么?Amy和Fred大眼瞪小眼,面对一地狼狈和隔壁破了一个大洞的墙,还有一个摇摇欲坠的Turing……







事实是,当Root跟着俩个姐姐进家的时候,家里一干二净根本没有打斗痕迹,除了Tracy小小的抱怨她要和Caroline换房间又被脸色还不太好的Caroline无情拒绝,Audrey把大提琴送回自己房间换了套衣服就进了厨房,而Saunders医生看见自家最乖巧出于对她的尊敬走上医生行业的Caroline坐在新换的沙发上一动不动,便投了一个询问的眼神过去,而假装继续在摁那十五字推还没有发出去(那确实是没有发出去)的小演员妹妹Amy轻轻瑟缩一下,不敢和她对视。


她便摸摸Caroline的后背准备看看家里有什么地方不正常,然后就听到了一声孕妇的尖叫,Tracy和见鬼了一样从她房间出来,神经质的要拥抱她……太奇怪了,医生想,接受来自肚子的顶撞,和Tracy语无伦次的表达想念,她安抚了一下家里情绪第二不稳定的孕妇准备去看看第一不稳定小妹妹Illyria时,又被她们房里冲出来的脸上还有绿色染料的Alisa挡在一边,“hey,Claire,你想不想看看我新学的武术?”


“哦,还有我!我——我,我新摁的推……哦不,新接的剧~”Amy觉得她似乎需要帮忙,于是蠢萌的扬了扬手机,又害怕自己成为姐姐重点调查对象往沙发上缩了一下。


Saunders医生不得不退一步摇头:“发生了什么事?”好吧这太诡异了,


最让她觉得肯定有事发生的是接下来从房间里又冲出来用小奶音颤抖着吱哇乱叫的Fred,“姐姐们回来了吗?小蓝醒了!”然后她沉着温柔的眼神对上对方凌乱的水汪汪眼神。


后者惊恐的看了一眼站在门口帮她拖着行李箱准备带进房间的Root一眼。


Root不紧不慢掏出电击器往房间去:“还没有到吃饭的点,把她弄晕就行了。”说的好像今天天气挺适合干掉熊孩子一样,Fred吓得又冲上沙发抱住Amy,她很担心小蓝总有一天会因为不听话被杀掉什么的——虽然她可能死不掉。


还好大姐姐拉住了Root,她偷偷看了一眼还在拼命摁推的Amy,发现她手指紧张的不知道按什么键,竖着耳朵听着那边的对话。


虽然生日离得很近很近但是Amy的性格比Root可无害多了,每次家长会偷偷让Amy去假装Root最棒了。


她又把孪生妹妹的死活不小心忘记了……




出于迫不得已(Alisa表示Root当时的表情根本和这四个字一点关系都没有)Root简单交代了一下Illyria因为拒绝换衣服暴走差点杀掉她怀着孕的五姐姐Tracy,而身为家里剩下的长者她为了保全大局(她只是容不下第二个神经病而已,Alisa心想)不得不差点电死她小妹妹的事情。


Saunders医生塌着肩仰头看了一眼天花板,无言以对家里这群闹翻天的孩子,随手指了指沙发上还在懵逼状态的Caroline:“那谁来告诉我她怎么回事?”


Root抱臂一脸和老娘没关系的表情,Tracy摸着肚子跑去倒茶,Alisa一脸“虽然我是家里年纪离她最近的但是我和Root一样是杀手和这种傻白甜不太能沟通好”,fine,那来一个傻白甜好了,Saunders医生回头看着Fred,她小妹妹茫然的松鼠眼神充分表达出她还只是一个宝宝的意思,所以剩下另一个傻白甜——Amy。


颤抖着犹豫要不要按下发送键的Amy盯着她艾特的某个人名字正在陷入天人交战的纠结,突然感受到来着家里四面八方的凝视,一抬头对上四双一模一样的棕色眼睛,当时血液就冲上脑门,手一抖拿不稳手机各种手忙脚乱一脸做错事被抓包的样子凌乱在视线里:“哦,我没有喜欢Sarah!我只是看见她有艾特我才想办法艾特回复……”


她都要哭了……所有人都默默挑眉。


Root绝对是蔫坏的哪种:“哦,你喜欢上谁了?那不是你新同事?Sweetie,我们在问你Caroline。”


哦……是问Caroline啊……Amy看上去松了一口气,但是瞬间,她又想到什么脸色红的更厉害了。


Fred迅速掏出手机Google她姐姐新同事的推要视奸,却听见Root晃晃手里电击器:“别担心,我今天就去查查她资料给各位过目。”说到着,她神秘地对着Amy笑了一下,“做姐姐的当然要为你着想,姐姐的小天使。”
Amy几乎眩晕过去,然后她听见她一本正经的大姐姐Saunders医生默默指指笑得花枝招展的Root:“给我一份家族病史作为参考。”Alisa耸耸肩表示无能为力姐姐已经盯上你心上人了,Fred戳戳她胳膊要确认那个叫Sarah似乎没有开通Twitter,脸皮最薄的傻白甜一阵气血上涌直接抓过抱枕把脸塞进去。


然后原本是话题焦点正在承受强迫症和焦虑症(这位心理医生从小就被小妹妹折腾的有些敏感)的Turing缓过神默默回头,拍拍Amy肩膀:“至少她拍过tlw肯定能接受你。”


Amy和全家所有人一阵静默,除了一脸茫然的小Fred,然后Audrey从厨房探出头:“有没有人来帮忙端盘子?”


Saunders医生摸摸眉心有些尴尬道:“Fred,去帮你二姐姐。”Fred一边在INS上找Amy口里的同事一边反抗:“为什么是我不是Alisa和Root?”


“Sweetie,你真的想知道?”Root按了按电击器,笑得如沐春风,Alisa生理性抖了一下,Saunders医生一脸凌乱回头,眼神里写满“excuse me?我平时不在家你就这么教育她们的?”


Root撇撇嘴道:“挺成功的方法不是吗?”她扬扬下巴,示意小家伙已经连滚带爬冲进二姐怀抱离开客厅了。


所有人视线再一次落回安抚Amy换来大家诧异视线的Caroline身上,心理医生茫然对上她们的视线。


Root最先说话来着,她撇嘴抬头纹也被这个不屑的表情带出来了:“我人生前三十年都以为你是直的来着,和二姐还有Tracy一样,笔直笔直的。”


厨房里正在指挥Fred端盘子的Audrey似乎听见自己的名字大声问了一句:“excuse me?”


Alisa压住腮帮喊了一嗓子:“nothing!”然后压低声音冲持续懵逼的Caroline道:“天哪我还和同事吹牛我们家至少还有一个姐姐完全属于这个循规蹈矩的世界!”说完她自己否决一下,“当然Amy还算一个,哦,现在也不算。”


Turing医生理解力持续下架,眨眨眼有点跟不上她们的节奏,无力看着一向明事理的大姐,结果她正在安慰的Amy还红着脸耸着鼻尖软萌小心翼翼解释:“你为什么会看tlw?我以为你和Audrey她们一样喜欢男人!”


后知后觉的心理医生也唰的一下开始脸红,但是她闭闭眼强迫镇定,试图捋顺逻辑和话语:“well,出于学术目的,你知道,嗯,有的病人取向可能多样化,总得,嗯 试图理解各类人……”


“你有和女病人发生关系吗?”Saunders出于对家庭卫生方面的考虑随口问了一下。


"What?"所有人猛然以一种见鬼的表情齐刷刷看着一本正经污的大姐,然后又迫不及待转回去瞪着Caroline八卦着这个问题的答案,连端着茶过来的Tracy也飞奔过来身手矫健完全不像一个孕妇。


“不!你为什么,天哪,你为什么要这么想,我从来不和病人约会!”作为同是这个家仅存的脸皮薄的俩个成年人之一,Amy反手拍拍她表示理解,剩下的人表情各异。


Root和Alisa当然是八卦结果有些失望,Saunders则是在判断她话语的真假成分,Tracy一脸呆滞,当然她只知道Root百分百是个弯的,Alisa和她任务目标(女)还搞过一腿,但是今天爆的料太多了她有点接受不了,


“OK,所以我现在特别好奇你们到底几个人是直的?”她放下托盘摸摸肚子一脸狐疑扫过大姐和沙发上俩个小家伙的脸。


Amy脸红的和发烧一样,蚊子一样喃喃道:“也许我不是……”然后露出一个不怪我的抿嘴表情,抬头纹绝对和Root同款。


Turing一脸羞耻强行淡定:“我还没有遇上喜欢的人呢。”


接着所有人视线全部落到Saunders身上,然后她们全部摇摇头:“你不可能,色诱男同事未遂这一条就否决了。”


Saunders医生嘴巴轻轻一抿无力看了一眼天花板,轻轻问:“Root?我是不是说过不准黑进我公司系统的?为什么所有人都知道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的事情?”


Root自觉一翻身趴墙上放弃为自己辩护。接着Alisa毫不留情又卖了她一次:“wait,你们忘记了她没有当医生前亲了女同事的事情吗?”


Saunders医生露出一个没有笑意的唇瓣弧度,一边看着天花板一边道:“Root!”


然后据说她们家这位天才黑客笔记本被锁了足足一个星期。






饭桌上。


Saunders医生坐在第一个位置,接下来按着年纪依次坐下去,Root面前的盘子里什么都没有,作为被处罚的黑客,她抱臂翻着白眼看了一眼身边俩个人满满的盘子,她善良的二姐Audrey从桌子下面塞给她一个苹果,接着傻白甜Amy也想塞,但是动作太大差点把自己整个人塞进桌子下面。


桌子对面小口喝着牛奶的Fred被四姐姐蠢萌的作弊动作吓得差点呛到自己,右手边的Alisa有些嫌弃冷着脸抽出纸来温柔给小妹妹擦擦下巴上的奶渍。


整个桌子上最不合群的一身上下蓝汪汪穿着皮衣和未来战士一样的小外星人一脸不爽盯着Root,被电晕的Illyria自从醒过来就一直跃跃欲试要再炸了家里一次。


“愚蠢的人类,你想要的食物在我这!”她挑衅的推推面前的盘子,眼睛黏在Root身上,虎牙咬的死死的。


看上去她下一秒就要掀桌子上去咬人了。


Tracy抖抖桌上纸巾都不抬眼敷衍的安抚她:“快吃饭,吃完饭你还要帮忙把弄坏的墙补上,家庭作业让Fred帮你检查一下。”


不紧不慢优雅咬着沙拉的Turing吞下口中的东西,接着道:“小外星人你不吃饭就会魔力衰退死掉。”


敷衍到无以复加的骗小孩子的口气让Illyria气的按捺不住,桌子开始轻微颤抖,Fred却被六姐姐的话吓到,抓起平时不喜欢的派大口开始吃,松鼠一样的小眼神小心翼翼观察姐姐们,Illyria超级心累看着她孪生姐姐Fred这幅样子,超担心她以后长成四姐姐一样的傻白甜。


“Illyria!”Saunders医生对桌子震动的反应就是直接点名,“不准打扰人吃饭,而且作为你差点杀掉五姐姐的处罚,把盘子里的东西吃完然后顶着你的奶牛杯不准说话挑衅三姐姐。”


原本张牙舞爪的外星人特别委屈,瞬间乖巧之后还有强调一下自己的物种:“我是远古神灵不是外星人!”


搞错她种族的Turing完全没有在意她想表达的东西,倒是Root一本正经点点头:“嗯,远古神灵。”然后噗呲一声笑了出来,掏出苹果擦擦表皮,挑着眉看着咬着牛奶杯壁的小妹妹,然后咬了一口苹果。


Saunders医生原本准备对这个肆无忌惮的家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她居然明目张胆把苹果拿上桌,无视Audrey轻轻的低咳提醒,想了想为了平衡家里最小的家伙,“Root,帮个忙把家里的垃圾拎下去丢了……”


玩过头了吧……




在Root不情不愿迈着骚包步子拎着三大袋垃圾出门十几分钟后,她气喘吁吁回来了,身后拖着一个半死不活浑身鲜血的黑发混血女人:“姐姐救人!我不小心在垃圾桶被这个家伙抓住腿了你看看能不能把她胳膊锯断救救我~”


桌子上除了看好戏一脸愚蠢的人类表情的Illyria和喝着奶的Fred所有人都跑过去帮忙扶起地上的女人,然后手忙脚乱的把她送到沙发上,Saunders医生指挥Alisa去拿医药箱,Tracy自己跑去拿毛巾要给她擦擦身上血迹,Root气喘吁吁扶着小肚子:“天哪这家伙是杀手吗怎么这么多伤?”


Turing听着Saunders的话小心翼翼把黑发受伤的人头部放在自己腿上,伸手压住她肩膀上的伤口。Amy接过Tracy拿来的毛巾蹲下来给她擦擦脸上血迹,Saunders医生轻轻道:“三道伤口,Root帮忙确认一下身份好找到她家人。”


接着Amy一声尖叫吓了所有人一跳,Fred端着杯子钻进来一眼认出沙发上的人:“四姐她不是你暗恋的同事吗?”


wtf?


“不!”Amy又眨眨眼戳戳这人受伤苍白的脸,“只是长得像而已,她唇纹要深一点,而且Sarah虽然是健身狂但是没有她这么有肌肉!”


Root一脸那我捡的是谁表情,Illyria全程顶着她的奶牛杯看着姐姐们忙活,没有大姐姐的允许她得一直顶着这玩意儿呢!




预知后事如何,等我下次失眠


——————这是一家神嫌弃傻白甜的人————


我好心疼AA小天使作为家里反面教材被不停拿去教育,日常花痴都偷偷摸摸啧啧啧,cp现在还定不好,所以伤重的锤锤会喜欢原配Root还是救了她的温柔医生还是邪教(打死你)图灵,还是小Fred,还是同行Alisa,还是……蓝精灵不可能,俩个臭脾气处不来。


二姐有cp,但是我总觉得温柔有威信的Saunders医生和人妻大提琴手二姐有cp感,小f和蓝精灵有cp感,剩下的全部可以混搭有没有,AA还是留给ss吧毕竟都蠢萌。

评论

热度(100)

  1. 一只狗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
    66666
  2. FR.SHOOTEmo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