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狗

【AA水仙】The other World(10)完结

爱水仙😆😆😆

一纸戏文:

*原创


*AA水仙,配对Root x Turing


*预警:这是水仙,这是水仙,这是水仙。全文没有Shaw,Root和Turing相爱的小故事。


*此为完结章,之后可能还会有日常小故事


*感谢阅读


 


——————————


“You are late, doctor.”


Root一只手靠在车窗外,懒洋洋的偏头冲刚出来的Turing打招呼,后者抿着唇拉开车副驾的位置坐了进来,端正的坐着拉过安全带,这才不紧不慢的吐出一句


“You even didn’t make appointment.”


Turing下意识的反唇相讥,没有意识到这对她来说是多么的特别(所有人都知道的,Turing医生是一个有修养高情商优雅而礼貌的女人),而开车的女人意识到了。柔顺的搭在肩上的棕发因为主人笑起来而微微晃动,蜜色的眸子依然直勾勾的望着她,让Turing原本放松下来的脊背又直挺起来,轻咳一声指了指身旁人的肩膀


“Root,你的安全带没系。”


“我不那么喜欢安全带。”


被点名的人瘪了瘪嘴拉起自己衣摆露出下头的绷带,耸了耸肩又毫不在意的重新将注意力放回开车上,余光扫着身边的人,她看起来似乎跟两个月前没什么变化。


一旁的Turing所有注意都被渗出浅浅红色的绷带所吸引了,她不安的咬着唇,为了行车安全没有打扰Root,而是把到了嘴边的担心话全部咽了回去。


(她怎么又受伤了呢,这次是腹部...上次她手臂的伤也不知道好的怎么样了,有记得及时换药的吗,为什么不可以小心一些。)


她望着窗外不知道游神到了那里,心里就像堵了块石头,闷闷的叫她透不过气。


 


Root在餐厅门口停下了车,这是定的,一家高级餐厅,安静而又隐私性,像极了Harold的口味。


下车示意Turing跟上,理所当然的给服务生报了位置和号码带着身后的人一起走到餐厅的角落,昏黄的灯光和蜡烛,桌上还配着折成玫瑰的纸巾,真是像模像样的一个“约会”。


她将菜单推到对面人的面前微微向后仰,听着TM自发给自己介绍这家餐厅的特色。总是很贴心,不是吗?


Turing稍稍有些不自在地挪动了一下身子。这种场合她也已经和形形色色的男人见过不少,其中绝大多数都成为了前任,或者只一次后就再也没有见面。这次对面坐着的却是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性格却又完全不同的女人。这有些新奇,却也让她感到些许的激动和不安。


“我对这家店不熟,要和你一样的就好。”


面前的菜单让心理医生找回了自己的礼貌,她客气的笑着将菜单推了回去。


服务生的眼神一直在两个人间不断地游移,却一句多话都没有,Root在心里由衷的赞美所选的地方的完美。


“两份菲力牛排,6分熟,黑胡椒酱汁,一瓶Villirera Pinotage干红葡萄酒,两份芝麻叶沙拉,两份配菜土豆泥,一份奶油蘑菇汤和水果塔。”


Turing愣愣的听着Root点的分量,从前菜到甜品一样不落,而外头艳阳高照——这是一份午餐,却被她点出了烛光晚餐的架势。


一旁的服务生也有些惊讶,但依然只是微笑的拿回完全没被翻动的菜单平稳的离开。而Root的眼神依旧紧紧凝在Turing身上,她甚至还不自觉的舔了舔唇。


 


昏黄的灯光、暧昧的氛围、对方直白的眼神,这让Turing有些不好意思微微了目光,用手指轻轻把滑下的鬓角拨到耳后抿了抿唇。


她感觉自己的耳根有些微微发烫而Root依然没有挪开视线的意思,这才看向了那双蜜色的眼睛轻轻开口,语气中带着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淡淡埋冤与薄嗔


“我以为你不会和被你救过的人联系了,英雄?”


服务生走了后只有两人的角落显得又些狭小,烛光闪了闪印在对面那双相似的眼睛里让Root有种奇妙的感觉,舔了舔唇目光追随着对方的手指。


她正欲开口把话题引向今天的找Turing来的主要目的,却没想到听到对面人先说话。心理医生那带着些许埋冤气恼的语气让她不带任何装模作样意味地任由嘴角咧地老高,话语轻飘飘的,眼睛无辜地眨了眨


“I just have a busy job… besides, you neverask for my number, don't you?”


Turing被Root一句话堵的脸彻底红了,手指在桌下绞着自己的手提包,孩子般的不肯再抬头,执拗的忽略对方的轻笑声,甚至有些生气的想用鞋跟踢人一脚。


 


“I need your.“


沙拉和红酒被送上了桌,Root给两人一人倒了一杯,然后用叉子在沙拉碗里划拉着,见对面人一脸专注的将一小块番茄放进嘴里时才轻飘飘的吐出这句话,Turing的叉子毫无意外的停在了嘴边,抬起头,带着一些不确定的眼神看了回来。


牛排伴随着滋滋的油声被送了上来,Root才继续说了下去,她简单的说明了需要Turing代替她参加的会议,并且告诉她会把所有需要的东西发到她手机里,会议是在晚上,整个下午她都能来背那些东西。


“你这么确定我会答应?”


Turing安静的听着,把牛排切成小块送到嘴边咀嚼着,然后咽下轻抿一口红酒,忍不住说道


“你会吗?”


对面人依然那样自信,舔了舔站在嘴角的酱汁,低着头切割下另一小块牛排,并把刚刚送上的汤推到Turing面前。


“我会的。”


Turing轻叹了口气,她知道自己不会拒绝,就像Root知道她不会拒绝一样,但这让她无力。


她不知道Root要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帮她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这甚至可能是犯法的(没有谁专门找个自己的替身只是为了去买杯咖啡之类的吧?)。况且那是议员的会议,她确信Root对政治不感冒,为什么会需要她去替她去这样的会议...所有的事情她都不知道,就像她只是一颗棋子,可能用完就会被丢掉的那种。


但她心甘情愿。


 


“放轻松,他们只是群无聊的政客,你可以应付下来的。”


Turing听到自己的入耳耳机里传来了Root的声音,还有枪上膛的声音,说实话,那真的一点安抚效果都没有。


在现在之前她甚至不知道有这种藏在耳朵里几乎隐形的耳机,看起来像是什么特工产品,说不准Root就是个特工呢。


会议开始,那个议员确实没有发现自己的秘书被调了包,他频频的看着手机,等待着自己拍出的杀手给予完成信息。


而Turing,在脑子里飞速的过着整个下午记下的东西,她惊讶的发现Root给她的确实足以应付整个会议,甚至更多,直到这个时候她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究竟是知道了多少政治内幕与辛密。


她开始有些紧张起来,一部分为刚刚意识到的事情,一部分为耳机里突然没了的声音。


会议过了一半,议员与其余几位他内幕的政客讨论的火热,Turing压低着声音试着喊了两声Root的名字,耳机那头没有任何回应。值得注意的,似乎这位议员也有些不安了。


“Hum...我让Lionel在楼下接你,他们会议应该马上就会结束。”


耳机里突然响起了声音,Root似乎有些喘,正在急急忙忙的往哪里去似的,Turing有些担心的抿着唇,巴望着这位议员能快点结束这个会议。


她有自己的主张,她这一次不想跟着那位警探走了,一旦走了,她就再也找不到Root了。


 


正如Root所说,议员突然有了急事,很快的结束了会议,Turing在楼下看到了Root白天来接她的车,里头坐着不耐烦的警探。


“我以为你跟可可泡芙没联系了。”


议员匆匆的进了他的车,而Turing犹豫了一下坐进了Fusco的车。


“你能跟上那辆车吗,Detective.“


Fusco回头看了一眼坐进车里与Root装扮一模一样的Turing翻了个白眼


“你真的是,真的Turing对吧?你们发号施令的模样倒真是一样。”


他下意识的将车跟上了议员的车,一边开一半不满的嘟囔。


“我真的很抱歉,警探,但是请你跟上那辆车好吗?“


议员,这是她唯一能追上Root的办法了,她的直觉告诉她,Root做的是一定和这个议员脱不了关系。


“等等,可可泡芙是让我送你回去对吧,那张车...”


还没等Fusco的话说完,议员的车就像是失去的控制一般的撞上人行道,还依然在加速着,擦着灯杆发出了刺啦的声响还带起了火花,然后一路不停的往前冲去,而前面是高架路。


“Danm it!”


Fusco咒骂着加速想要跟上那辆疯了的车子,一旁的Turing早被吓得六神无主瞪着前方,脑子里唯一的东西就是,Root千万不要在那辆车上。


巨大的声音震的车上两人都耸起了肩膀,Fusco把车停在了被撞断的栏杆边,议员的车翻了下去,并且已经产生了一次爆炸。


“果然遇上跟飞越疯人院有关的都不会有好事。”


他抱怨着探头看了看,一旁Turing双手颤抖着不敢相信刚刚发生了什么。


Fusco把车开离了现场,他当然不傻,唯一跟爆炸案扯上关系且不会导致糟糕的后果的只有明天他接到的报警电话。


说不定这就是可可泡芙干的好事儿,否则她为什么要提前给自己一辆车,打个赌,这车的主人一定也不是可可泡芙,并且绝对不会留下任何线索。


他不打算过问,可可泡芙可能杀人,但她确实救人,他相信她是个好人。


 


“Where’s Root?”


Turing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警探已经把她送到了自己家楼下,她浑身都还有些颤抖,脑子里一团浆糊。


那个议员应该是死了,而Root...Root与这个肯定有关,也许这就是她做的,她杀了那个议员,让自己去做替身,然后去议员车上做手脚,让刚刚那一幕发生。


“我以为你比我更清楚这一点。”


Fusco耸耸肩,他转过身严肃的看着Turing,摇了摇头


“听着,好吧我知道这听起来有些疯狂,但是Root,她救了我的儿子,她还救了很多人,冒着生命危险。她像个疯子,说不定本来就是个疯子,如果刚刚那事儿是她做的,那我相信,她是为了救更多人。虽然我不知道原因,他们也从不告诉我,但是,他们总能先知道坏事要发生,然后改变它。”


Turing看着面前的胖胖的警探没有出声,耳机里还是一片寂静,她犹豫了一下取了出来放在挡风玻璃前头的空当上,轻声。


“She’s right,she and I are not inthe same world. ”


Fusco探究的皱了皱眉,笃定的用手拍拍方向盘


“You fall in love with her.”


Turing没有出声,一直看着窗外,过了很久才仿佛释怀的笑了,拿回了那个耳机捏在掌心你摩挲


“I guess so, but...”I cannot find her.


“You know what?She can find you. ”


Turing惊讶的看着警探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也许他并不是他看上去的那么呆?所以才能和Root共事。她犹豫了一下,并不抱什么希望的点了点头,打开车门下了车。


“Thank you, Detective. ”


 


“嘿,你欠我一次。”


看着Turing消失在视线中,Fusco敲打着方向盘,把车停在离自己家几个街区外的地方充耳机那头的人说道。


“谢谢,Lionel,但你真不该带她追上那辆车。”


“也许下一次,你做什么犯法的事儿之前先知会我一声。”


警探不满的翻个白眼,耳机那头甜腻的声音笑了起来


“那是为了你的安全,Detective.”


“你打算怎么处理Turing,她可爱死你了。”


Root的小颤音懒洋洋的传进Fusco的耳朵,让他没来由的打了个冷战


“这可是女孩子之间的问题。”


 


Turing依然每天早上七点半起床,穿衣,洗漱,化妆。将面包塞进烤面包机里,一边涂上黄油或者草莓果酱一边在脑子里过一遍当天第一位客户的信息。然后坐上八点三十分的那趟地铁,在固定的站下车,买一杯double shots Macchiato走进她的办公室。


九点半,今天的第一位客户敲响了她的门。


“Good morning,Ms......”


后头的话在门完全打开的瞬间全都消失了,Turing愣怔的看着她的新客户。


与自己一模一样的面容,蜜色的眸子,棕色的头发,嘴角玩味的微笑。


“You can call me Root.”


女人眨了眨眼自顾自的晃进了Turing的办公室,拿起桌上的苹果冲在门边还没缓过神的心理医生晃了晃。


“The first question I want to know is...will you date with your patient?Doctor.”




——————————


完结撒花!可能之后还会写写两个人的日常啦,各种奇怪的梗啦(如果我想出来),反正我也不知道我一开心会写啥x


正剧里TM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宅总,他完美的道德观让小撒得以上线,如果这个任务交给TM的信徒阿根来完成呢?我想这就是结果,小撒不会上线,小分队也好好的救人。


杀死一个人是为了救更多的人,这才是战争,暴力换取更大的和平。我想Turing会理解的。


我的三观是歪的所以不用和我争论哦,完结章抒发点感想,希望不bother到大家。

评论

热度(38)

  1. 一只狗一纸戏文 转载了此文字
    爱水仙😆😆😆
  2. tianshengqs一纸戏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