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狗

【新哀/柯哀】我同学的男朋友好像是个高中生

棒棒哒!

push!!!:

解禁了!!!一篇甜甜的谈恋爱!!质朴的名侦探柯南!质朴的cp!啊!我当年真是一个纯纯的美少女!!为自己落下纯纯的泪水!!(。)


          001


        


        吉田步美觉得她的同班同学灰原哀最近有点怪——虽然她一直都很怪,总是带着一副大人样不愿搭理他们,但同属于少年侦探团的柯南君也是大人气十足,大概比较聪明的人都会有点像大人吧——想到这里步美还小小地难过了一下,因为她暗恋的柯南君最近转学了,连说好的“邮件联络”都寥寥无几。


    当然,步美所说的怪不是这种怪。灰原哀这几天总是神情恍惚,跟他们说话时总是带着一股奇怪的笑意——虽然语气还是挺冷淡的。连每日放学后的少年侦探团的例行会议都鲜少参加了。


    “所以!”步美激动地站了起来,双手拍向桌面,“灰原同学一定遇到了什么事情!”


    “诶!这算是案件吗!”自从柯南君转学少年侦探团就再也没有什么案件,听到这句话的元太君鼻音浓厚地大声嚷到。


    “大概不是吧,”在同龄人之间显得略微早熟的光彦君略略思索了一下,“‘女人在恋爱的时候连一举一动都闪烁着不同’,这个是我妈妈昨天看的电视剧说的。” 


    这种话由一个小学一年生说出来有着说不出的奇怪感,但在座的另外两个小学一年生却意外的都认认真真地听了进去。


    “诶诶诶!!!灰原同学是恋爱了吗!!”同样身为女孩子,对于这种话题敏感地要命的吉田步美内心受到了巨大的冲击。“这种事情!明明身为少年侦探团的一员却不告诉我们!我们要去调查这件事!”


        


    大概是因为这样荒唐的理由,少年侦探团的三个小学一年生在放学后悄悄地尾随着他们的同伴——虽然没有了主心骨江户川同学之后,这种尾随拙劣得只要对方稍稍回下头就会被发现——但对方并没有发现,显然一向机敏的灰原哀心思并不在此,她背着双肩包,连脚步都有些轻快,一心期待着接下来的会面。


    眼看着灰原同学转进了一家装潢高雅的咖啡厅,侦探团的三人便齐齐躲在了咖啡厅外的橱窗下面,努力地透过并不是太透明的橱窗玻璃观察着同班同学的一举一动。


灰原哀走进了某个两个人的卡座,大概是咖啡厅的老板根本没有考虑过会有小学生来自己的店里喝茶,给店里配备的是某种吧台椅——这椅子的凳腿高的出奇——至少是对于灰原哀来说。她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法成功地把自己安放在椅子里,显得有些手足无措,这对于平日里成熟冷静的她来说倒是挺少见的。




“我说……”在店外偷窥的元太君有些过意不去,将脸转向了吉田步美,“我们要去帮她一把吗,步美?”


步美显然也被这个问题给难住了,“……可是这样不就会被发现了吗?”大概就是这个时候,光彦君轻轻地敲了敲她的肩膀,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示意她看看橱窗里的情况。


某个像是高中生一般的人走了进来,将灰原同学抱到椅子上,然后自然地走到卡座的另一头,和灰原哀面对面地坐着,招手向服务员要了一份菜单。


橱窗的玻璃并不是很清晰,加上那个男生又一直背对着他们,他们在橱窗外蹲了将近半个小时都没有看清男子的外貌。直到元太君猛然站起身来,说自己腿麻了再也蹲不住了,这次少年侦探队的跟踪活动才并不成功地结束了。三个小学生不甘心地站起身来,各自锤了锤早已酸痛的膝盖,准备离开。


什么嘛。


步美怨念地想到。


到头来还是没有弄清楚灰原同学的感情状况嘛。


这样想着,吉田步美依依不舍地回头,通过橱窗厚厚的玻璃望了一眼那个神秘男生最后一眼。


呜……呜哇!!在……在kiss啊!!


男生微微弓着腰,身体前倾,对在对面安静地翻着菜单的灰原同学的脸颊猝不及防地吻了上去。灰原同学显然也没有意料到,只能合上菜单,狠狠地抬头瞪了他一眼。


这最后一眼的信息量委实有些大,吓得步美将手捂住嘴才能阻止自己叫出声来。




“步美,怎么了?”在前面走着的光彦君看到自己的同伴忽然停滞不前,便停下了脚步,回头问道。


“没……没什么啦!”吉田步美赶紧迈起步子,将刚刚看到的一幕吞进肚子里。“我们回家吧。”






灰原同学的恋人,不会就是那个高中生吧!!








002


灰原哀最近有些烦恼。


当然,她一直都有些烦恼,但却都没有最近这么令人在意。


她变成小学生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大概也已经习惯了这种低龄的生活方式,但当她的难友工藤新一再次返还为大人的时候,灰原哀似乎对自身是小学生这一点产生了深深的无力感。


比如说现在,正当自己与高脚凳苦苦搏斗时——这是属于成年人的自己完全不会遇到的问题,她之前所困扰的最多也就是试剂的配送这样费脑子的工作——而现在,她抬头望了望伫立在她面前的椅子,默默地叹了口气,这可是她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大危机。


大概就在这个时候,身后有双手从她的腋下穿过,将她轻轻巧巧地从背后抱了起来,放在了她搏斗许久的板凳上,甚至还在半途中“噗”地笑了出声。


想也不想都知道那个人是工藤,也不想想之前自己也是个小学生,是多亏了自己的解药才有这样嘲笑自己的资格的。灰原哀在心中暗自腹诽道。此时已经坐在她对面的工藤新一显然猜到了她心中所想,手指弯曲敲了敲菜单的硬壳,满含笑意地奚落她,“我当时也比你高哦,江户川柯南同学一个人的时候也爬得上这种凳子,”随即将菜单递给她,示意灰原哀点餐,“快点长高吧,灰原同学。”最后那句说“灰原同学”时,竟还特意歪了歪头,模仿出之前一直属于“江户川柯南”的调子,朝她眨了眨眼。


这个男人……真是的。


灰原有些无力地扶了扶额头。


即使给他吃了解药还是像小学一年生一样幼稚得无可救药啊。


“我要这个,”无视了对面人的小动作,灰原哀指着菜单内页对一旁的服务员轻声说道,“招牌咖啡和……”


“两杯果汁两份起司蛋糕。”工藤新一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她的话,对旁边等候的服务生说道。


“你到底想干嘛?”坐着和对方相差的高度也过大,灰原哀只能将头扬起来头看向他。


工藤新一配合地低下头去,却意外地在灰原哀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小学生的皮肤超级嫩啊。


工藤新一还没有感受完,就看到对面的灰原哀抬头狠狠瞪了他一眼。


“嘛,不要总喝咖啡了,”工藤新一撑着脸,对她说道,“喝咖啡的话会长不高的,我可不希望我的女朋友一直这么矮。”         


    “……你是白痴吗,工藤。”虽然是这样说着,灰原哀还是将头埋在菜单下面,以防止对面的混蛋恋人看到自己通红的耳根。


        


        大概是人生第一次,自己恋爱了。


        灰原哀也曾想象过自己恋爱时的样子——当然,每个少女也都曾想象过——但当她加入组织,当她亲眼见证姐姐的死亡时,那些冰冷的触觉、暗淡的回忆甚至在她的梦里都不曾停歇半分时,她知道自己已经完全舍去了作为少女、作为女性的身份,只是单单地“活着”而已。


        无奈地、暗淡地活着。


        然而她不曾想过——甚至连期盼都没有期盼过——这样的日子会结束。当那天,一切终结的那天到来的时候,她甚至有些不知所措,一切已经结束。再过些时,她配出另一份解药,世界上便已经不需要灰原哀了。但她也不再是宫野志保,宫野志保已经切断了与世界的关联,她没有了自己的姐姐,也没有了需要自己的组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她亲手斩断的。


        那么她是谁?


        谁又会需要她呢?


        连简简单单地“活着”都证明不了,她又该如何立足于这漫长的未来?




         就在那个时候,工藤对自己告白了。


         她还清楚地记得那个午后——她也将永远记得——工藤新一低下头,略略有些腼腆地打断自己手头上的工作——显然他还没有适应自己这样的身体。


        “那个,灰原。”他的声音有些不确定和罕见的软弱,这让灰原哀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在她的记忆中工藤新一一直都是保持着自信的。


        “嗯?”自己当时并没有回过头,而是接着埋头工作。其实自己也没有习惯那样十七岁的工藤,却只能借由工作来掩饰自己的紧张和尴尬。


        “我发现……我好像喜欢你……”工藤新一局促不安地说到,“我想……和你交往……”


        当时自己的回答是什么,灰原哀已经忘记了,但自己当时却像是抱着救命稻草一般紧紧地依附着这个羁绊。


        如果是作为工藤的恋人的话,如果与世界拥有这样的联系的话,自己是否能像一个真正的人一般活着呢。


        不仅仅是简单的苟且于世,与之前一般做着自己完全想做的事情。


        真正地,活着。






003


        汤川保原开了间西餐厅。


        餐厅的位置并不是很显眼,甚至可以用偏僻来形容,但他的生意却并不冷清。


        他所挑选的都是最好的食材,当然也辅以了最好烹饪技术,为了保证他出售的食物都是最好的,他甚至还做出了限量供应这样的要求。


        谁能想象,当他从一个只能在厨房打下手的小工一步步成长为可以在接到预定电话时底气十足地对客户抛出“对不起,本店今天的份额已经完了,请您明天再来吧。”的大厨时,自己经历了些什么。


        当然,这其中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他在这期间一度受过许多挫折,甚至有次想要就这样关门大吉,放弃算了——你能想象一盘明明是自己精心烹制,并且由自己亲手奉上的美味牛排,在食客揭开碟子上的碟罩的那一瞬间,变成了一颗煮的烂熟的人头时,作为主厨的他的心情吗?那次可怕的事件不单单差点毁掉了餐厅的信用,连自己都差点因此锒铛入狱——幸好那个高中生侦探出现了。虽然自己之前在报纸上看到他的消息时曾一度认为这不过是无聊媒体的炒作与作秀,但他精彩的推理却着实帮助了汤川保原,不仅拯救了餐厅,更拯救了他。


        感谢高中生。


        当时的汤川是这样想的。


        汤川保原一向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这从他对餐厅严格的食品限量控制可以看出来——他当即就决定感谢这位年轻的侦探,告诉他,只要他来,不管什么时候,汤川保原的餐厅永远欢迎他。


        见他鬼的预定,见他鬼的限量供应去吧,年轻的英雄值得特权。


        但当时的英雄侦探好像并不领情——他只是对汤川的好意充满感激地笑笑,并没有再次造访——英雄虽然是英雄,但还是太过年轻,他当时只是陪父母来应酬而已,并不喜欢这种和周围格格不入的老式餐厅。


        


    


         所以今天,当这位侦探再次光顾餐厅时,汤川可以说是大吃一惊。


        “呃……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我,”现在来说依旧年轻的侦探挠了挠后脑勺,不太好意思地说到,“我是之前……那实在过太久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向您表述……”


        侦探先生微微有些窘迫,他身旁牵着的那个小女孩嫌弃地看了他一眼。


        “我记得,”汤川保原善意地微笑到,为他解了围,“我当然记得,大侦探,你可是我们餐厅的英雄,无论何时来,我们都欢迎你。”


        “那可真是非常感谢!”侦探先生得意的朝那个小女孩儿微笑道,得意地弯下腰,凑在女孩耳边讲道,“看吧灰原,我就说不管过了多久,他还会记得我和我精湛的推理吧。”


        那个被称作灰原的小女孩翻了翻白眼,并没有搭理他。 


        这一餐吃地很愉快,看起来侦探先生虽然长大了不少,但对汤川这里的古典派西餐仍然不太感兴趣,倒是他带来的那个小妹妹,对这个欣赏得不得了,连汤川私藏的冷门唱片都可以精准地说出名字。在走之前,她一向冷淡的脸终于对汤川露出了一个微笑。


        “这是间非常棒的餐厅呢。”小姑娘用着对于她这个年龄来说有些成熟的语气说到,但却奇异地并不突兀。


        “非常感谢,”汤川也弯下腰,朝她微笑到,“欢迎你下次和侦探先生一起来哟。”


         侦探先生显然对这个小学生妹十分地重视,因为一个星期后他又一次带着她来了,依旧是那样的贴心——为她调整座椅的高度,一次又一次地将她点的咖啡换成果汁或是牛奶,为她擦去嘴角的油渍,甚至帮她吃掉她吃不下的餐点——但其实侦探先生并不喜欢这些,他依旧是来的频繁,带着那个懂欣赏的小妹妹。


        汤川一开始只把她当一个备受疼爱的小姑娘——毕竟像她这样乖巧沉默,品味颇高的小姑娘比起那些同年的,只会看一些特摄剧和大声哭闹的小学生要好上许多,换做是汤川也会对这样的小姑娘疼爱颇多——但渐渐地汤川便发现并不是这样了,侦探先生对这个小姑娘的眼神有着不同于一个小哥哥的炽热,对她那些体贴的行为更像是一位恋人。


        没错,像一位恋人那样。


        汤川虽然现在也没有成婚,但对于恋爱本身却实打实地经历过不少,对于侦探先生那样炽热的眼神更是分外熟悉——那是只有热恋之中的人才会拥有的、充满着甜蜜的眼神。


        汤川先是有些惊讶,但后来却也释然了。


        世间的恋爱千千万万,单单只是年龄的差距,又有什么好惊诧的呢。


        只要在“心”这样关键的地方上毫不含糊、单刀直入,不管两人身处怎样的境遇,矛盾自然会迎难而解。


   


        这样想着的汤川,发自心底地期待着侦探先生下一次的到来。


        和他那位小小的恋人一起。




004


   “……你这样不热吗?”灰原哀“哗啦”地翻着厚重的时尚杂志,对一旁几乎将全部体重都压在她身上的工藤新一说到。


  “哇啊!!对手要超过我啦!!”工藤新一假装正沉迷在游戏中听不见灰原的话,夸张地摇着游戏手柄说到。


  “还是你对将自身体重全部压在小学生身上这件事连一点羞耻感都没有了吗?”灰原哀使劲与挂在她肩膀上的那条胳膊搏斗,可惜收效甚微。“起来,你好重。”


  “要我起来的话就一起玩,”工藤新一指了指地毯上的另一个游戏手柄示意道,“你已经看了一下午的书了。”


  “我讨厌游戏,很幼稚。”


  “呜哇,小学生灰原君发出了这样的感言!!”工藤新一夸张地感叹到,故意将“小学生”这个词咬的重重地,并且这一次他身体倾斜地更狠了,恨不得整个人都扑在灰原身上。


  


  这个男的真的好烦。


  灰原哀在心中暗自翻了个白眼,但却碍不住他的攻势而拿起了游戏手柄。


  “好了,我玩就是了,”灰原哀不耐烦地说到,空余的那只手抵着工藤新一的胸膛,让他离自己远一些,“你快点起身,这样真的好热。”


  “灰原你完全没有女子力嘛!”工藤新一瘪瘪嘴,将屏幕上停留在开始上的选项重重地按下,不一会儿,滑稽的电子音充满了整个客厅,昭示着新一轮游戏的开始。“这个时候可爱的女生都应该对自己的男朋友撒撒娇什么的。”


  “啊。工藤君。拜托你了。可以起一下身吗。人家有点痛痛呢。”灰原哀毫无诚意地拖长了音调,毫无起伏地说到。


  “……你还是不要撒娇了吧。”


  随后便久久得不到回应,灰原哀两眼都盯着屏幕上的赛车游戏,似乎整个人都沉浸在了里面,工藤新一这时也不好意思开口找话题,只有让气氛这样无言地尴尬下去。


  灰原哀确实不太玩游戏,一开始显得有些笨拙,她控制的车子有好几次都险险地擦着弯道的边,差一点翻车。但后来她似乎了解了游戏的操作,速度也快了很多,在第四圈的时候终于追上了工藤新一的车子。


  最后一圈定胜负。本来只是抱着逗逗她的心态玩的工藤新一也不禁被灰原带的认真了起来。


  漂移,趁着转弯的空当加速!!


  正当他这样想着,一旁沉默的灰原却抬起头来拉了拉他的衣角。


  “新一君,可以……稍微坐过去一点点吗?”


  呜哇!!这是灰原哀第一次叫他的名字,语气也是和刚刚的干巴巴完全不同,甚至带着一点上扬的尾音,连表情都是……都是平常不曾有的楚楚可怜。


  超……超可爱!!


  工藤新一同学捂着鼻子在心中呐喊到。


  “啊,我赢了。”还没等他回过神来,灰原就挥着手柄对他说到,接着便粗暴地一推,将他推到地毯上,自己站起身来,在冰箱里拿出一罐冰咖啡坐到不远的沙发上。


  “远离工藤君你真的是超凉快。”说着便拉开易拉罐的拉环,喝了一大口冰咖啡,便接着看起书来。


  


  等……等等!!


  刚刚,刚刚是故意装成那样好让我让我输的吗!!


  纯情少年工藤新一的思想受到了严重的冲击,沮丧地连电动都不想再打。


  不过……刚刚真的超可爱,再被骗一百次我也愿意!!


  他偷偷地抬头看了看专心于杂志的恋人,在心中如此没志气地想到。




005


  天才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现在正在面临真●人生最大难题。


  他要孤身一人给自己的女朋友买内衣。


  对,没错,就是买内衣。


  我可是名侦探工藤新一呢,这点小事是难不住我的。工藤君暗暗地在心里为自己鼓劲儿,说着便咬咬牙踏进了店门。


  “欢迎光……诶?”门口热情鞠躬的导购小姐身体在半空中保持了定格,一脸惊讶地看着独身一人的工藤新一,仿佛确认般地望向他的身后,想要看到他女朋友的身影。


  不好意思呢,我可是一个人来的,身后可没有你期待的女朋友呢。工藤新一暗自腹诽到,可还是在面对导购小姐询问的目光时时害羞地想要钻到地上。


  “我……我是……”


  “啊我明白了,先生是要给女朋友买吧?”导购小姐微笑着为他解了围,“像您这样体贴的男性现在已经不多了呢,我来为您介绍吧。”


  “这个是前扣式,这个是侧拉式,这个可以防下垂,这个……”营业员小姐保持着甜美的微笑向他介绍到,但工藤新一已经完全不敢看向那边货架上花花绿绿的内衣们了。


  不过是个内衣,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规矩啊!女人真是麻烦!!不论从什么角度讲都是!!


  “……对了,先生?先生?”售货员小姐的声音将hp已经快要减到负的工藤新一从愣神中拉了回来,“先生,您还没有说您女朋友的罩杯呢。”


  罩罩罩罩杯!!不不不就是那个了!!纯情处男工藤新一的脸登时红地可以冒烟。


  “先生?”


  “啊让……让我想一想!!”


  “好的先生。”售货小姐捂着嘴,偷偷地笑了笑这个害羞的男生。


  


  今天也是愉快的一天。


  将整个人都靠在自己的一年级女友身上且毫无自知的工藤新一翻着今天的报纸想到。


  “……工藤。”灰原哀已经不想就这个事情和他争论了,“我再说最后一遍,你快点起来,真的好重。”


  “噢噢,今天也没有案件啊,和平的一天!”工藤新一惯例地装傻到,假装没有听见灰原的话。


  “你快点起来!!我真的……”灰原哀的话还没说完,工藤新一就感觉身下一轻,整个人都失去了平衡,一头载到了地毯上。


  不,不是地毯,自己身下还有一个软绵绵的东西。


  工藤新一小心翼翼地望了一眼,这才发现自己把灰原哀压到了身下。


  不,这个时候应该叫宫野志保了。


  他尴尬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整个人都僵持着,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你还不肯起来吗?”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耐烦,“还是你觉得这样占我便宜很爽?”


  工藤新一几乎是弹一般地跳起来了,双颊通红,“抱……抱歉!!”


  “解药起效了,”灰原——现在应该叫做宫野志保对他解释道,“麻烦你帮我去买一些生活用品回来,我这样实在不能见人。”


  “生活……用品?”工藤新一呆械地重复着这个词,仿佛还没有搞清楚状况。


  “就是内衣和日常衣服,”灰原将每一个音节都咬重说到,“还是你觉得我这样穿着遮都遮不住的童装很合你口味?变态侦探?”


  “……我这就去!!”


  


  因为罩杯问题回忆起早上这一幕的工藤君,现在都有些不好意思,他仔细地回想了下自己女朋友百年难得一见真身的大小,为了早些逃离这个对于男性来说简直是地狱的地方,便匆匆忙忙地拿了一件符合灰原尺码地就付了帐。


  下次,绝对不会再去做这种事情了。


  工藤新一在心中暗暗发誓到。


  


  “喏,你要的衣服。”他随手将纸袋递给灰原,整个人瘫坐在沙发上抱怨到,“买内衣对于男性来说实在是太羞耻了,下次我死也不会去做了!”


  “啊辛苦了。”灰原的声音透过房门传了出来,还是一如既往的没诚意和敷衍。


  “……工藤!”不知道为什么,在房内换衣服的灰原声音突然加大了,甚至还带着丝丝愤怒,“你果然是个变态!” 房门开了一条口子,有什么东西被扔了出来,随后又“啪”地一声重重地关上。


  “诶……?等等?”完全没有搞清状况的工藤新一试图站起来,还没等他离开沙发就被某个东西正中红心。


  工藤拿起那件莫名飞来的凶器,看清了之后脸色通红。


  前……前开式,几乎都是黑色蕾丝。


  “不……我是随手拿的啊……我……”糟糕,完全无法跟她解释啊!


  “变态。”灰原的声音透过房门,清晰地传过来。简直可以说是给予了工藤新一心灵的撞击。




  天才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现在正在面临真●人生最大难题。


  甜蜜而又苦恼的恋爱问题。


end

评论

热度(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