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左饭未呀

关于被JJ锁了的第58章——论掌门如何在郡主肩头种.草.莓

经年荒芜:

☆、丝罗念


你舍不得我的。


甫一听得这话,周芷若一颗心便蓦地被狠狠一揪,胀得腔怀里都是涩楚。她身子颤抖得厉害,嘴里吐出的话几要不成章句。“你别逼我了……不要再逼我了……在我身边,总归对你不好……”她又举臂,轻轻推了推赵敏,开口道:“赵敏,你可知,师父要我做的那第三件……”话音未落,便觉着嘴唇给甚么蓦地堵住了,她嘤咛一声,霎时间半句话也讲不出来。


赵敏把倚天剑抛将在地,就这么往她樱唇上深深印了一吻,便叫周芷若猛然一阵子发了懵,心底似乎啸然翻涌着甚么,推不开,又看不切,却偏偏苦涩莫名。


赵敏一双手劲力莫名的大,无论她如何用劲,愣是没给挣脱出怀。周芷若唇舌里都是甜腻,可心头却溢出刺人的酸楚。她眼角一热,泫然间竟不自觉流下泪来。


怀中抱着的身子轻柔纤细,赵敏一阵意乱情迷间,只觉那温软的嘴唇上沾着泪水,又是甜蜜,又是苦涩。一时间心头大震,便才颤颤放开了手。


周芷若的朱唇眼下看去越发红艳动人,只她脸颊盈满清泪,透着晕红,衣襟在一番挣扎中也给弄得凌乱,瞧来颇惹人怜。她死死盯着赵敏,胸口起伏得厉害,语声听不出是怒是冷,还是甚么别的情绪:“妖女……你这个妖女,做甚么……就是不肯放过我?”


赵敏闻言一愣,凝眸再看时,便觉得周芷若这一身狼狈,当真像是被人欺负得甚惨一般。她一下子有些恍然,凄凄笑道:“是了,到底不是你舍不得我,是我放不开你罢了。”


她眼下一张绝色脸上,写尽了寥寥萧索,还透着几分从未有过的脆弱。


那字句凄凉落在耳里,忽然就将周芷若拖曳进一处无底深渊,整个人飘飘悬悬,只觉灵台似粥似糊,有甚么几要呼之欲出。


“你说甚么。”周芷若睁着的一双水眸微微颤栗,里间汪澜仿佛都将给荡出。她眼中一红,胸腔里被甚么不停撞打着,又疼又酸,实在难受。那对素手掩在广袖中抖个不住,嘴里怔怔道:“你……你再说一次。”


赵敏瞧她面色凄然,那股子忿恨又冲涌上头,咬着牙,当真将方才那句话逐字逐语的又讲了一遍。“我说,从始至终,到底都不是你舍不得我,是我像个愚不可及的蠢物,无论如何也放不开你,半点也不值得人可怜。”


“你……你晓不晓得自己在讲甚么。”周芷若语声发哽,颤颤举臂,手掌顿在赵敏胸前的衣襟处,咫尺相隔,却仿佛可以触到这具身体上的阵阵幽香。“你以为,放不开手的……就只你一个么?”


赵敏冷冷一笑,道:“不然如何?几次三番将自己弄得遍体鳞伤的人是谁?放着好好的王府不住,非要流落到这凌夷荒岛的人又是谁?周芷若,我将命也豁了出去,却换不得你点一点头。你说,放不开手的人,究竟是谁?”


“你错了!”周芷若蓦地攥紧了眼前人的衣襟,一双明眸中漆黑沉沉,像是蕴着千万年的孤寂,嘴里一字一顿道:“赵敏,你错得离谱。”


赵敏不晓得周芷若是如何反唇相吻的,只恍惚觉着,当她一双微凉的唇瓣贴上来时,自己心头若小鹿之触,险些跳将出怀。


周芷若气息沉重,双臂似藤蔓缠绕,缚在赵敏娇躯,只觉那身子突然就热了起来,心中一动,眸子半开半阖间,见到赵敏眼中流露出的柔情无限,不禁胸口一热,抱着她的双臂紧了一紧,绮念顿起。


赵敏顿觉后背一股子刺痛,朦胧意识到,自己整个身躯大概是被抵在了树干上。她浑身霎时倾散,失了力气一般,顺着滑倒在周芷若禁锢的怀里。


那迫切的深吻离了唇舌,却仍是炽灼滚烫,一路往下绽开,烧得赵敏本如脂玉的肌肤泛起片片红色。直至那双素来冰凉如水的手,顺着前襟滑探进去时,赵敏终是自喉中溢出一道不由自持的低吟。


这一声略带沙哑,唤得周芷若心底一片柔软,情动难名。细细吻上那处骨立消瘦的肩头,想曾经,她亲手剑透这皮肉时,是否便也将某个人……深深的烙在了自己心上?


唇上传来的触感不甚光滑,料是那道伤疤落下的疵点,想那白碧本该无瑕,却到底毁在她手。周芷若心下一痛,不禁吻得用力,夹带了几分噬吮的意味,怜恨织葛,硬生将那处肌肤烙得个红紫的印子,极深极绵。


娆如藤萝的手缠上了那袅袅纤腰,赵敏娇息涌动,可身体却止不住似的一阵颤抖。周芷若眉头一皱,蓦地停了动作,看将过去,只见赵敏将唇瓣咬得惨白,黛眉颦蹙,鼻尖额际冷汗晶莹。


周芷若心头一震,慌神去揭她衣袍。眼下那衣襟早已凌乱得不成样子,轻轻一缕便给抖落开来,却见赵敏小腹那处剑伤,素白包裹的纱布上,隐隐渗出些红色。


“疼不疼?”周芷若颤颤将收回手,却给赵敏一把捉住。


“不碍事。”赵敏甫一开口,那魅软娇糯的嗓音直把自己也吓了一跳。她握着周芷若的柔荑紧了紧,便才放开,往后倚在树干上,边低低喘气,边将自己一身男装襟摆穿戴系好,这才朝周芷若身后幽幽开口道:“出来,鬼鬼祟祟的,成甚么样子。”


周芷若闻言心头一凛,顺着赵敏目光转回身去,只听扑通一声,原先她身后的矮丛中当真跌出一个人来,却是方珩。


这方珩平日本就衣着肆意,眼下这么一摔,更是沾了不少尘土于身,只那双膝跪得甚是直挺,头首埋低,几乎是贴着地上的灰泥,那浑身发抖的模样,像极了俎上待宰的鱼肉,颤着声唤了一句:“郡……郡主……"


赵敏缓缓举步行近,眯着眼,唇角漾笑问:“这副活春宫,可还好看么?”


方珩虽不敢抬头,却可清楚感受到赵敏寒冷渗骨的眸光,她心底大乱,想起方才二人绵绵痴缠,赵敏仰首任由那道纤瘦的青影肆意妄为,一张脸上嫣红惹眼,眉目面容无不透出痛楚欢愉的模样,霎时间脑中一阵轰鸣,磕绊回道:“小人没瞧见……小人甚么也没瞧见!”


“欸?”赵敏负手而立,悠悠的来回踱步,不紧不慢道:“方才分明津津有味饱了那么久的眼福,却硬是咬死说不曾看见,你这人好不老实。”说着还煞有介事般径自摇头。


方珩心中一慌,忙连连叩首,说道:“小人……小人是因许久未见郡主折返,有些担心,便才同张教主分头出来找寻,实属无心……自此以后,小人便当自个瞎了哑了,今日之事,到底给它烂在肚里,半个字也不会往外吐露,还望郡主念在小人忠心可鉴,留手宽恕!”


赵敏闻言一凛,暗想:得亏不是叫张无忌撞见。她叹了口气,幽幽道:“方珩,你跟随阿大多年,自然多少晓得我是个甚么性子,却难道还以为,今日你不当真变成哑巴瞎子,我就会放你走么?”


方珩闻言一凛,看向赵敏眼中,只有漆漆深沉的浓黑。她喉中咕哝了几声,只憋出两个字:“郡主……”


却见赵敏俯身下来,嫣然一笑:“你说的不错,到底也得顾念你几分耿耿之心,不便取你性命。是以我左右想想,还是将你的双耳也刺聋了,断绝五识,岂非更令我安心?”


方珩一听,心想:倘若当真捱了这酷刑,疼也早该疼死了,简直比杀了她还来得折磨,当下大惊失色,喊道:“郡主饶命!”


赵敏朗声笑得开怀,方珩整个人却在瑟瑟发抖。周芷若瞧到此时,拾起给掷在地下的倚天剑,青衫款款走近过来,面无表情唤了一声:“赵敏。”


就是这一声闻之淡薄无力的话语,倒叫赵敏即刻收敛起脸上的笑容。她直起身子,偏头看了一眼周芷若,垂眸间面上竟隐隐飞红,瞧得方珩心中大奇,便又听赵敏道:“也罢,既然周姊姊肯替你说情,我也不好再难为于你。起来罢。”


方珩也不敢起身,只怔愣愣望望赵敏,又瞧瞧周芷若,一句话也不敢说。


赵敏见状扑哧一笑:“怎么?当真要我戳聋你的两耳,才肯朝我拜言‘多谢郡主大人饶命’么?”


方珩虽为阿大得力弟子,但到底对赵敏的心绪拿捏,还不如其师父了了,眼下实在摸不透赵敏心思,身子却已不由自主颤颤站起,当真呆呆应道:“多谢……郡主大人饶命……”


赵敏忍住了笑,轻咳两声,道:“嗯,你退下罢,往后这条小命……可得仔细着些。”


尚未弄清此间事顺的方珩,甫一听得赵敏吩咐,下意识应了声是,猛地里又想起方才险些小命不保,后背一阵发凉,身子一颤,嘴里道:“小人告退……告退……”说着便逃也似的跑开了去。


赵敏终是忍不住嗤笑道:“阿大怎么会有这样呆的弟子?”


周芷若在一旁淡淡接口:“你分明晓得她定会守口如瓶,却又何必非得拿话去吓她?”


赵敏将眉一挑,忽然抬手挽住了周芷若臂弯,将头凑靠在那肩处,笑意嫣然道:“谁叫她坏了我的好事。”


周芷若闻言面上一醺,但即刻给收敛住,话语平平道:“又哪里有甚么好事。”


赵敏只是笑得欢愉,拉起周芷若空着的左手,轻轻搭在自己原曾受伤的肩头,幽幽道:“这里……可是还留有你的罪证,周姊姊……你可不能抵赖。”

评论

热度(60)

  1. 食左饭未呀经年荒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