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狗

【Overwatch】1.Mercy Christmas (寡双飞,婊慈悲)

滬Alfen:

莫名其妙一直被屏蔽,所以重發。QQ


順便做個電梯~



雙飛>2.Firing range


寡天使>3.Fans


寡天使>4.Mission


寡天使>5.Cure (微肉)


寡天使>6.Valentine's Day (微肉)


寡天使>7.Considerate


雙飛>8.Favorite


雙飛>9.Grow up


雙飛>10.Confess


雙飛>11.Graduation


寡天使>12.Widowmaker


寡天使>13.Suggestion


寡天使>14.Ten minutes


寡天使>15.Honesty(微肉) 


寡天使>16.Spider web


寡天使>17.Bubble


雙飛>18.Wrinkle


雙飛>19.Old friend


雙飛>20.Soldier Ziegler


雙飛>21.Dr. Amari


雙飛>22.Pandora's box


雙飛>23.Privilege(微肉)






本子購買淘宝连结: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10.3-c.w4002-3763290872.40.jDwlWV&id=546023808716






因为朋友一直在那边推啊推啊推的,我就他妈的入双飞坑了! !


我先开门见山的说这篇是三角关系,以免有人被雷。


黑百合双飞,婊慈悲。


主要是双飞。


对啦,我就是想写写看婊。 XDD


慎入慎入喔。




然后我要再说一件事,


其实我几乎没有做什么功课就写了这篇文,(我以前不曾这样RRRR)


我对人物的印象基本上就是凭外表、凭二创的图来描写个性的www




听说官方给的人物资讯也不多,


所以我不知道会不会OOC,


如果OOC还请见谅QQ








在故事开始前,容我先分享让我脑洞的同人作品。







M:让我看看伤口


好险没伤到心脏


W:博士,妳该不会对我有兴趣吧?


M:别说无聊的话,黑百合


W:呼呼







W:了解吗?只要妳說不,我就住手。


W:(笑)


M:呜




>出处




以上。


故事开始。






Mercy Christmas




她们今天约了下午三点碰面。


安吉拉和法芮尔在一起时相当守时,就像她的医术那样精准而严谨。


不过这绝不是说安吉拉是一个作风呆版的人。相反的,她在做事情时通常很有弹性,灵活变通,偶尔也有随兴和自我的地方。


唯独和法芮尔见面绝不会迟到。


如果有不得已的事情耽搁了,安吉拉也一定会提早告知需要延后多久,然后在那时间准时出现。


「我没办法配合每个人的时间,至少也要配合妳的。」安吉拉说。


「那样的话,反而像是给妳带来麻烦了。」


「与其说是为了妳,不如说是给自己一个底线。我也有我重视的事啊,不想老被工作占据一切。我真的不是为了妳。」


不过说这话时却用很温柔的笑容看着她。


安吉拉很擅长这种事。


擅长让她感觉自己独一无二。


 


在和安吉拉约定的时间到达之前,法芮尔通常会先在家里做重量训练,之后洗个澡,擦干头发,喝一杯冰牛奶。


偶尔安吉拉告诉她想喝咖啡的话,她就会先把咖啡煮好,然后安静地等待安吉拉到来。


因为安吉拉喜欢喝咖啡的关系,所以她煮咖啡的技术培养的很不错。


本来就是个有耐心而且细心的人,所以适合这件事。


还记得有一天,安吉拉说了最喜欢喝她煮的咖啡。


「不只是味道很棒,怎么说呢,更重要的是一个感觉。安定又温暖,喝了会让人心情变好喔。出自于妳的手就是不一样。」


每次听安吉拉说话,她就觉得自己好像变回一个十六岁的单纯少女。


心情起伏明显,阴晴变化迅速。内心怀抱各种憧憬,神经变得敏感纤细。


说起来大概也是那年纪时感觉到自己喜欢上安吉拉的吧。


真不可思议,都过了十六年了,两倍的年龄啊。


面对安吉拉的时候却没太大改变。


也许表面上有吧,可是心理是没有的。


 


有时候,安吉拉的身上会有别人留下的痕迹。


深紫色的吻痕。


艾米丽。


安吉拉是这么称呼那个人的。


她们的关系早在她和安吉拉之前。


而她也一直都知道那个人的存在。


「并不是多好的人,甚至可以说非常麻烦。任性,霸道,自我,和妳完全不同。妳可以把想像到的各种负面形容词放在她身上。」


她不曾见过安吉拉如此坦承地批评一个人。大多时候安吉拉都习惯迂回。


「不过喜欢那个人吧?」她问。


「说不上来。」


模糊的答案。


「也许是放不下吧。」安吉拉说。


她觉得安吉拉的语气似乎有点悲伤。但她从没深究过,毕竟就算想问,也不知该从何问起。


除了她之外,安吉拉似乎没有和别人提起过艾蜜莉。


那时就连这点也让她感到些微自豪。


也许很蠢吧。


但以她的身分,身为一个好朋友,这才是合理的情绪不是吗?


她性格一向循规蹈矩,绝不会去跨越界线。


克制心里多余的想念,她把两人的关系分得很清楚。不去嫉妒,也不会受伤。


 


直到一年前的圣诞节。


那天她传了圣诞快乐的简讯给安吉拉,接着竟很快就收到回讯。


「圣诞节好冷,一个人好无聊。」


她没想到得到的回应会是这样的。


「那个人呢?」


「不清楚,节日对那个人来说是没有意义的。要不要到我家陪我吃饭呢?」安吉拉的简讯末端附上了一个微笑的表情符号。


她也没什么特别的行程,理所当然地就赴约了。


安吉拉准备了一桌以两人来说太过丰盛的饭菜,穿着居家服,放下一头浅金色的头发。她看起来从容,性感,而美丽。


无庸置疑,安吉拉真是她这辈子见过最好看的女人了。


吃过饭后,她们就一起坐在沙发上说话。


安吉拉有点像是撒娇那样靠在她的臂弯里,就像平常会做的那样。


「妳的体温很高,冬天会让人不想离开妳喔。」安吉拉说。


「……是吗。」


「嘿,今晚可以留下来陪我吗?」安吉拉看向她。


她和她四目交会着。她感觉安吉拉的眼神和以往不太一样。那以往总像湖面般平静安详,此刻却像小河般流动闪烁。


真奇怪,那句话听起来一点也不像问句。


更像是一个理所当然的陈述。


更像是在说--妳今晚会留下来陪我。这样的预言。


……可以。


她应该还没出声回答才对,对方却先露出了微笑。一切了然于胸的那种微笑。


……是在哪个时间点被看穿的呢?


那笑容向她靠近,最后吻了她。


如果被看穿,那一定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吧。


她猜测。


因为安吉拉太聪明了。


安吉拉大概早就知道她的感情,只是一直放置在那,在想要的时候再提取而已。


……只不过,她从未想过会有被提取的这一刻。


她搂住了安吉拉纤细的腰。


这是错误的事。


她很清楚。


她一向谨守法律,怀有高道德标准,她知道这是绝对错误的事。


但感觉是如此正确。意念是如此清晰。情感是如此强烈。


 


午后三点,门铃准时响起。


打开门,那位浅金色头发,她心爱的女人,对她微笑着。


「咖啡好香。」安吉拉神情愉快地跨进屋里,牵起她的手走到餐桌边。


她为安吉拉倒了一杯热腾腾的咖啡,然后在安吉拉的身旁坐下。


「妳不喝吗?」安吉拉用双手将杯子端起,很享受似地在鼻子前闻了一下。


她连端茶杯的手势都非常漂亮,优雅。


「刚喝了一杯牛奶。」


「可惜了这么棒的咖啡,我只好独吞了。」安吉拉慢悠悠地喝起咖啡,一脸满足。


「本来就是为妳煮的。」


安吉拉听了脸上浮现笑容,伸出手温柔地抚摸她的脸颊。


「谢谢妳。」


每次在她感到幸福的时候,她的心底都会浮上一个疑问。


我是用来填补寂寞的吗?


当然,她不曾问出口。


要是问的话,会得到什么样的答案呢?


 


谎言吧。


 


那种让人觉得「即使如此也好」的谎言。


其实她知道,不过她还是会继续欺骗自己。


这样子或许会痛苦,不过也会比较开心。


最重要的是,只要这样,就能够继续保持她们之间的关联。


 



後續链接: http://pan.baidu.com/s/1hsPYHc4


密码: mi44

















>出處



评论

热度(47)

  1. 一只狗滬Alfen 转载了此文字